山村筆記(外一首)

來源:西安日報 西安報業全媒體編輯:雷瑩 2020-12-28 10:30
分享到:

  □張黎明

  籬笆牆

  柳條通那樣的籬笆牆

  爬滿了喇叭花,也掛着各式葫蘆

  院子的一側,水桶倒扣在牆上

  扁擔也斜掛着

  夕陽下,炊煙裊裊

  一家挨着一家爬過後山

  父親站在院子裏

  一把把麥子

  揚在地下,雞、鴨、鵝以各種姿勢

  和腔調“哏嘎”地歡迎

  荷鋤而歸的主人

  灶裏,母親添了一把柴

  小日子就這樣翻來覆去地炒着

  一勺米、一瓢水、一把菜的鹹鹹淡淡

  父母的影子在夕陽下

  像籬笆牆上那越爬越高的喇叭花

  漸漸地、漸漸地消失在

  蛐蛐撒歡的夜色裏

 

  母親的小米粥

  香噴噴的

  母親端上來

  我的感冒就好了

  一枚剝好的雞蛋

  枕頭邊,母親摸着我的額頭

  一勺勺餵我

  像極了我出生後的幾個月

  如今剛強一輩子的母親老了

  我守在她的病牀前

  也一勺勺喂她

  母親老了。她攆着父親的背影走了

  走的那一天,牀頭櫃上還有

  半碗小米兒粥、幾根芥菜絲兒

  我一生欠母親的

  何止是半碗小米粥。油燈下

  黑燈瞎火、點燈熬油的算一算

  一針一線,我哪輩子才能

  還完母愛債

閲讀下一篇:我虔誠地捧一掬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