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蒙正的格調

來源:西安日報 西安報業全媒體編輯:雷瑩 2021-04-15 09:01
分享到:

  □王佳

  對讀書人來説,北宋是一個美好的朝代,文采風流,科舉公正;只要真的有文學或者考試方面的天賦,不愁不能出頭。相比之下,唐時的李賀、賈島就要鬱悶多了。

  那時候,河南有一位貧困孩子,他叫呂蒙正,從小節衣縮食,飢寒交迫。他的父親呂龜圖,是皇帝跟前記錄起居的文官;此公官職雖然不顯赫,但是內眷很多,納了不少小妾。夫妻感情不睦,最終呂蒙正和他的母親被趕出家門,漂泊於街頭,無處謀生,只好在寺院寄宿。呂蒙正每天聽到寺裏的鐘聲響起,便拿着缽子到飯堂乞討盛飯。可能是去的次數多了,個別小肚雞腸的人想要揶揄他,故意在吃完飯以後再敲鐘。待呂蒙正母子前去的時候,就只有一些殘羹剩菜了。這就是俗語“飯後鐘”的來歷。

  某年除夕,呂蒙正家已無餘糧。他餓着肚子,並沒有自怨自艾,寫了一副數字對聯,用精神食糧來填飽空虛的腸胃。上聯是“二三四五”,下聯是“六七八九”。橫批:南北。上聯缺“一”,下聯缺“十”,諧音即為“缺衣少食”,橫批“無有東西”。據晚年的呂蒙正自述,他年輕時候行走在伊水之畔,看到有人賣瓜,實在想吃但身無分文,只好悵然地跟在車子後面。大概是上天看到這個窮困潦倒的讀書人實在可憐,就讓賣瓜人“偶遺一枚”,呂蒙正撿起這個西瓜,百感交集地吃了下去。

  就這樣,呂蒙正嚐遍人間冷暖,見識了世態炎涼,依然堅持讀書、勤學好思,在太宗太平興國二年高中進士,從此平步青雲,最後當上了中書侍郎兼户部尚書、同平章事,監修國史。

  可能是年輕時候確實受苦多了,晚年的呂蒙正變本加厲補償自己,生活可以稱得上奢侈。他最喜歡吃雞舌頭,每頓飯都要用雞舌頭來做湯。吃了一段時間,有一天呂蒙正去花園遊玩,忽然看到牆角有一個毛茸茸的垛子。手下人説:“這些都是被您吃掉的雞。”呂蒙正説:“不可能吧,我哪裏吃得了這麼多?”那人反問道:“雞隻有一隻舌頭,能夠多大?您做一頓湯要用多少隻雞,您吃了多久了?”呂蒙正“黯然自慚”,自此堅決不吃雞舌頭。

  當然,呂蒙正並不是個昏庸的吃貨。歷經人世歷練,他的宰相格調日漸凸顯。首先,他不念舊惡。當上參知政事(宋時官職,即副宰相)以後,有些老資格的官僚知道他年輕時候的流浪經歷,就在政事堂的簾後説:“就憑這種人,也能當上參知政事?”呂蒙正左耳朵進、右耳朵出,裝作沒有聽到,若無其事地走了過去。和他同行的人卻忍不住了,鼓動他去追查那人是誰。呂蒙正擺手説:“算了吧,知道是誰説的,反而終生難忘,一直要怨恨他,雙方都惴惴不安,還不如不知道!”其次,他並不媚上。有一年上元節,太宗宴請羣臣,席間其樂融融。太宗忍不住説:“京城現在如此繁榮,是我治理得好呀!”豈料呂蒙正並不附和,正色道:“聖上所在的地方是天子腳下,這裏都是生活還過得去的人。那些偏遠地區的貧民,怎麼可能也如此生活?希望關注!”

  一個人的經歷,是時代命運的縮影。呂蒙正潦倒時樂觀,富貴時奢侈又能及時悔悟,不欺同僚,不媚君上,令後人欽佩。

閲讀下一篇:沒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