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石為寶

來源:西安日報 西安報業全媒體編輯:雷瑩 2021-07-19 12:23
分享到:

□王璐

這些年,我竟對石頭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生活在陝南山區,每天只要一出門,山腳下、河道邊,黑乎乎的石頭幾乎無處不在。讓我醉心的,是那些或取其色彩,或取其形狀,或取其質地,或取其圖案,或兼而有之,經過歲月與風雨沁潤打磨,特徵鮮明、具有一定欣賞和收藏價值的東西。而要收穫一枚這樣的石頭,並非易事,一般也只有大河岸邊和海灘上才有,且需極具耐心地去探尋。

為此,每到一地,只要有大河,我便設法溜到河邊。像丹江河、武關河、老君河這些身邊的河灘上,無不印記着我的足跡。就連多年前夏末去大荔,還特地與好友相約跑到黃河邊,希望有所發現。不巧的是,那樣的季節,眼前的黃河一派濁黃;河灘邊,看上去又過於鬆軟黏滑,便沒敢下去。石頭也許都被黃泥埋住了,別説是撿,見都沒見到幾塊,倒是頭一次零距離感受了一次母親河的磅礴與壯美。

據説,在新疆哈密、克拉瑪依魔鬼城等地漫無邊際的戈壁灘上,可撿到各種各樣的寶石。我曾幻想着有朝一日,也去碰碰運氣。一次驅車路過丹江河段,我無意間瞥見大約綿延百餘米的一大攤河石,堆放在河岸南邊。於是便身不由己地停下,奔向河邊。大大小小、色彩與形狀各異的石頭,在河牀上泛着刺眼而迷人的光芒。我陶醉其中,一時激動得像個孩子。感覺它們都是難得一見的寶貝,一撿起來就愛不釋手,可又瞬間否定了自己的判斷,又一一扔進河灘。幾個小時過去,抬頭張望,那灘石頭我竟連三分之一都沒有搜索完。直到將要不捨地離開時,抱在懷裏的石頭也不過三兩個——是理想中的那種奇石,這兒太少嗎?不,因為對於石頭我其實懂得的不多。有一些寶貝也許已經被拿在了手上,最終卻渾然不覺地扔掉了。或者,還有好多就在前面不遠處,尚未涉足的那些領域裏,如果努力再堅持向前邁出幾步,可能就會發現和擁有。如同坎坷人生,往往就差最後關鍵的幾步,便可獲得成功。

幾年下來,我撿的石頭總共不上二十個。它們有的來自河邊,來自遙遠的萬山千壑;有的來自近三十米深的井下,在地層深處不見天日被埋藏了多少年?無人知曉;還有的,甚至來自太空的某些已知和未知的星系。其中,最大的重約百斤,被放在大門外一側,既是一景,夏天裏端着飯碗,還可順便把屁股貼上去當墩子來坐;最小的呢,比普通桃核大不了多少,常擺於書案上,閲讀或寫作時拿在手上把玩,都玩出一層包漿了,竊喜。

在我心裏,它們個個都是寶貝。閒暇或百無聊賴時,靜靜地與它們對視,伸手一一撫摸。它們奇妙的色彩與圖案,常使我遐思縷縷,猜度再三;它們沉穩的氣質,使我空虛而浮躁的靈魂,漸漸歸於平靜與充實。

撿石多年,我漸漸明白了一個道理:在詭異神奇的大自然中,真正價值不菲的奇異之石,的確太稀罕。往往無意中,也許它會奇蹟般出現在眼前,真是可遇不可求。

撿石的樂趣,在於內心,在勇於堅守的信念中,在不斷親近自然和尋覓的過程裏。即便撿回的,也只是一些普普通通的石頭,值錢也罷,不值錢也罷,對我都似乎沒那麼重要了。正所謂,醉翁之意不在酒,貴在享受這一過程。

閲讀下一篇:沒有了...